产品中心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产品中心 > 早上起来,我环视这个村子

早上起来,我环视这个村子

时间:2017-04-01 15:42
 
 
忆海浪花(--)
 
    央视教育频道播送《我爱发明》节目,内容是发明者发明了凿岩机,其功效远远超过二十人的手工
 
打炮眼的数量和质量,三米多深的炮眼,瞬间就完成了,我不禁赞叹地说:哎呀,太神了,那个时候有
 
这种设备就好了!老公不解地问:什么时候呀?我说:我想起了七十年代初三线建设时,我们在辽西修
 
铁路的情景了······
    那是在一九七一年,为了落实“备战备荒为人民”的伟大号召,上级决定在辽西修一条战备环形铁
 
路。我们县出动十几个民兵连开赴辽西。那个时候我还是一名知识青年,被临时抽到公社宣传组搞通讯
 
报导工作,所以,公社领导指定我随连队作“战地记者”,实际就是报导员兼广播员。
    出发时,我们连队坐的是清一色的铁道兵部队的敞篷卡车,从清晨一直走到深夜,所以,我们都迷
 
迷糊糊睡着了。朦胧中,忽然听到有人惊呼:妈呀!太吓人了!我睁眼一看,车灯在脚下的山岭上分好
 
几层盘旋,隐隐约约看到路旁是黑幽幽不见底的峡谷,顿时觉得头皮发麻,困意早已跑到爪哇国去了!
 
手心都攥出汗了!部队的同志们告诉我们,这山叫滚兔岭,兔子不小心都会滚下山去呢,听听这个名字
 
,就足已使人毛骨悚然! 还好,半夜时分,我们平安到达了目的地,一个叫杨家杖子的村子,住进了
 
事先安排好的老乡家。早上起来,我环视这个村子,四面环山,可是都是褐黄色光秃秃的裸山,山上连
 
一棵绿树都没有,也没有植被。老百姓家的房子都是石头垒的,外观可以,可是屋里空空如也,孩子大
人都穿着黑不黑,灰不灰的家织布衣衫,可能很少见到汽车,围着卡车摸摸这里,看看那里,久久不愿
 
离去,无疑,这是个贫瘠、闭塞、落后的小山庄。
 
 
    稍事休整,我们就进入施工工地,部队为我们搭建帐篷,不几天,我们就搬进了连队帐篷。三个排
 
的男生住进三个大帐篷,加上连部和女独立班两个小帐篷,聚拢在山脚下一个院子里,炊事班的帐篷则
 
在另一个院子里,连长怕我们女民兵着凉,特意在女独立班帐篷里搭了火炕。
   那时,我们是军事化管理,每个连里分别驻在四名铁道兵战士,负责施工技术指导。因为,那个时
 
候大家都没有手表,所以,我们每天作息时间都以军号为令,刚开始我们记不住号谱,听见号令,不知
 
所措,时间长了,就把号声琢磨成容易记住的顺口溜,比如上工号,我们翻译成:铁锹、洋镐、铁锹、
 
洋镐,上工了。渐渐的,我们听懂了什么是起床号,上工号,放炮号,吃饭号、熄灯号······
    虽然我们是按部队编制,但是,这些土八路都是清一色的农民,种地是好把式,修铁路那是一窍不
 
通,都是边干边学